云深不知归处

【王喻】少年情怀总是春4

1.重度ooc
2.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3.青春校园
4.文笔幼稚

       又是雨天,教室里的空气似乎闷得让人窒息。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灰伴随着雨的哀鸣,这一切都让喻文州感到烦躁。听说天气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心情呢,是这样吗?是这样吧。
        “叮铃铃铃铃……”下课了,似乎标示着解放,同学们都快速收拾着书包,商量着回家一起上网游或者别的什么。喻文州却慢吞吞的,没有原因,可能只是想这样吧,他想。抬起头,看到王杰希在门口等他,于是默默加快手上的速度。
       两个人一起走下楼梯,走出校门,转过路口。沉默,沉默,还是沉默。雨水在伞上跳着舞,喻文州感觉脸上似乎有小水珠,哦,不知不觉雨下的这么大,都可以穿过雨伞布的微小缝隙了,心里也潮潮的,不能形容出具体的感受,就是有种想要将自己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的冲动,不想听到任何声音也不想开口,却出奇的想要一直走下去,奇怪矛盾到诡异的感觉。啊呀,到了,到这个分别的路口了,要不要开口呢?要不要说再见呢?还可以再见吗?我们的再见……
         “抱歉,以后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王杰希突然开口,声音出奇的沙哑,像是喝过酒的成熟男人在醒来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那种声音。这个声音也好好听,呵,什么时候了,我还在想这些,喻文州想着却似乎有一种好笑,近乎悲哀的好笑。“啊。”喻文州应了一声,似乎在回应王杰希的话。
        到了下个路口了,一个直走,一个拐弯。
        回到家中,喻文州放下书包,扑到床上,将脸埋到枕头里,今天爸爸妈妈都有事没在家,挺好的,喻文州想着又有点儿想笑,哈~哈?将自己翻过来,成大字在床上铺开,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放空脑袋,别想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头疼的厉害,眼睛也疼,喉咙则又干又难受,鼻子也是,身上也是酸疼,好像哪里都不舒服,真是糟糕啊,喻文州弯了弯嘴角,眯起了眼睛。看了一下床头的表,已经7:10了,去上学吧,虽然不太提的起劲儿。吞了两片感冒药,拿起根本没打开的书包,便出了门。
          雨已经停了,但是天气还是阴沉的,有一丝压抑。推开教室门,走进去的时候,脚步却踉跄一下。真没用,他想。
           走回座位上,将书包放进去时却发现课兜里有封信,他将信放在书包里兜里,克制着有点儿发抖的手拿出了课本。
           下学了,喻文州心想我今天真乖啊,一眼都没看他,嘿~嘿?回到家中,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拿出信,信是王杰希写的,他的字没有特别漂亮,透漏着少年独特的个性,但是每个字都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可以看出写信人的认真。
            喻文州看了信后,嘴角翘了起来,说:“知道了,笨蛋。”然后拿出书,开始复习今天学习的内容。
            “后来呀~”喻文州放下咖啡杯,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吃味儿的男人意外的可爱呢~他想着笑弯了眼,然后说:“后来我不是好好学习考上重点高中然后遇到了你吗?”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岁月安好。
           
       

【王喻】少年情怀总是春3

1.重度ooc
2.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3.青春校园
4.文笔幼稚

       他也情不自禁地勾起一个微笑,接着迅速回到自己的座位。
        语文课上老师声情并茂地讲着课文,喻文州撇撇嘴,心道:没意思。抬头看了眼男神,发现他在认真的用笔记着什么。这时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特别响,连老师都顿了一下。喻文州尴尬地将头低下,脸红红地寻找纸巾,心想:我果然还是最讨厌感冒了。
          下课后喻文州正准备趴到桌子上补觉,王杰希却走了过来,拿出一盒感冒药,说:“原来你也感冒了呀。”那话里的笑意掩都掩不住。把药递给喻文州,又说到:“这个药不错,你可以试一下,一天三次,一次两片。”
           喻文州呆呆地接过药,抬头说了句谢谢。
           第二节课是数学,喻文州拿着药在发呆,第一次觉得原来感冒似乎也不错。同桌戳了戳他,递给他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你和王杰希很熟吗?你进教室时我看到他对你笑了,刚刚他又特意给你拿药。”
            喻文州捏了捏笔,写到:“还行吧,认真听课哦,这部分据说很重要。”
           放学铃响,喻文州慢吞吞(🐠:这叫从容不迫^ ^我:对对,这叫从容不迫。    擦汗)地收拾着书包,一道阴影打了下来,抬头发现是王杰希。
            王杰希笑着说:“回家顺路,我们一起吧。”
            喻文州握了握书包带,回一个微笑说:“好呀。”
            从那天起,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上学下学。看似岁月静好,好似什么都没有改变。但还是能够发现一些不同,比如说方士谦不再经常去找肖时钦了,比如说王杰希眼里的笑意多了起来。

【王喻】少年情怀总是春2

1.重度ooc
2.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3.青春校园
4.文笔幼稚
  

       愣愣地不知站了多久,目光随着王杰希的动作移动,移步,跳跃,投篮,少年似乎不在乎投进去与否,只是固执地投一个又一个的三分球,没有了往日球场上的风骚走位,只是重复着投球捡球再投球,用最简单最粗暴的动作。
       雨越下越大,篮球落地时总会溅起水花,不过谁也没有在乎,室外的篮球场是水泥场地,雨水使得水泥地有一点打滑,也使得少年湿了的球鞋有些沉重,一个眨眼间由于少年脚底打滑,球歪的厉害,直接超向喻文州的脸砸去,来不及躲闪,也忘记了躲闪,只是闭上眼睛等待球与脸的亲密接触。但这样的触感没有来临,反而等来了一声轻笑以及球被拍落在地的响声,那声笑声很轻,在雨声中很难被捕捉到,但也许是离得太近的原因,也许是对王杰希的一切都过于敏感,他还是听到了,那轻笑声很苏,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过了电一般,心脏似乎都要跳出来了,喻文州不由得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把:啧,声控!
        少年将球捡了回来,看着他说:“你是我们班的喻文州吧,刚才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说完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
        喻文州觉得自己脸有点儿烧,但还是接过话说:“嗯,没关系。”却忘了挂上脸上常有的微笑。
         “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去?”王杰希问到。
         “今天我值日,动作有点儿慢,一不小心就到了现在。”喻文州答到,内心的小人疯狂地转着圈圈,想到:男神是不是在关心我?我不管我不管,就是在关心我╭(╯^╰)╮哼。
        “哦,那你现在要回去吗?我准备回去,要不一起吧。”王杰希提议。
         “!!!!!好!”喻文州快速地回答道,毫无意外,又迎来了王杰希一声轻笑,接着某人假装淡定地咳了一声,说:“走吧。”
          在路上两人聊了一些生活学习上面的事,发现两人都喜欢名叫荣耀的游戏,都喜欢吃海鲜,都喜欢《小王子》等等,不过最终还是要在一个路口处两个人意犹未尽地挥手告别。回到家中的喻文州有点儿发愣地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拿出自己的日记本,慢慢描摹着今天和自己说话时男神轻笑的样子,然后认真地在旁边写上“王杰希,王不留行”。然后躺到床上,抱着日记本,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喻文州发现自己头晕,喉咙也有点儿疼,他迷迷糊糊地穿好衣服去量了下体温,38.2度,还可以,不算太高,吃了感冒药后就急忙去上课了。
         到教室时已经距离上课不到两分钟了,教室里很安静,他推开教室门的时候不小心发出点儿响声,抬头发现了自己钟爱的盛满万千星辰的眼睛正含着笑意望着自己。
       
       

【王喻】少年情怀总是春1

1.重度ooc
2.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3.青春校园
4.文笔幼稚

      九月的天气已经减去了盛夏的燥热,带着她独特的清爽气息,这样的日子里,虽然迎来开学这件不算那么美好的事情,还是让人喜爱的。
       “文州,已经初三了,到学校要好好学习哦。”喻妈妈一边收拾着餐桌,一边对背着书包准备出门的喻文州说道。
         “哦,知道啦,妈妈再见。”说完话,喻文州便出了门。他不太喜欢上学,不是因为学不好,而是因为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有前进的动力,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知道自己要走向哪里,再加上写字慢的原因,作业总是懒得写,考试也是应付着过去,所以他的成绩很不理想,在他们重点班吊车尾那种。
        “天气真好。”他眯了眯眼睛,微勾嘴角说道。
        没有分班,座位没有改变,他走到自己的座位,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隔着两排的背影,心想“又见到你了,真好!”
        初三也就意味着这是初升高的关键时刻,你会发现上课睡觉的同学少了,下课在座位上学习的同学多了,你会感觉到空气中似乎也带着一种紧张,也许是太过压抑产生了反的作用效果,渐渐的年级里开始弥漫着粉红色的泡泡,同学们在课间或者饭后会发现一些情侣也会讨论着他们的“光荣事迹”。
         当班主任在班会上明确指出女生和男生不要过于亲密地接触时,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想“保证遵守,因为他是男生啊。”
         班主任的话同学们显然没有太放在心上,而两个班草走得太近的行为也引起了班里同学们的注意,大家惊讶地张大嘴巴,原来还可以这样!
         喻文州当然也注意到了他们两个的互动,因为其中一个是王杰希,那个他喜欢了一年多的男生,那个让大多数人都会心动的男生。他眯了下眼睛,勾了勾嘴角,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样啊。”
         不久之后,同学们却发现他们的班草方士谦似乎和隔壁班的肖时钦走得过于近了。当同学们好奇地去观察王杰希的反应时,却发现王杰希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中午吃饭的时候,喻文州听到隔壁桌的两个女生在讨论王肖方三人,下意识去注意。
        戴妍琦说:“沐沐,你注意到王杰希,肖时钦和方士谦他们三人的事了吗?你说王杰希长得帅身材好声音也好听,又有担当,方士谦怎么又和肖时钦走得那么近啊?”
         苏沐橙笑了笑,说:“当然是因为肖时钦成绩好了,王杰希只能排在年级二三十名,而肖时钦和方士谦不是你第一就是我第一的。”
         戴妍琦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王杰希怎么不生气啊,他不吃醋吗?”
          苏沐橙想了想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喻文州握筷子的手紧了紧,心道:“不生气吗?不吃醋吗?不在乎吗?怎么可能!虽然他依然像平时一样和朋友们玩闹,但是他在笑的时候眼睛里没有一丝笑意,有时候明明上一秒还在说笑下一秒却眼神空洞地看向某个地方。这样是不在乎的表现吗?”
          今天轮到喻文州值日,在他慢吞吞地扫到王杰希的座位时,拿出了湿巾将他的桌子椅子用心擦了一遍,这才满意的露出微笑。打扫到一半时发现天似乎暗了下来,抬头望去,原来是要下雨了,加快速度完成了打扫,关灯锁门后却发现还是下起了豆大般的雨滴。喻文州抿了抿唇,真是的,忘记带伞了。他抱紧书包,冲进雨里,想着赶紧跑回家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他最讨厌感冒了。路过操场时却发现有人在打球,“是王杰希!”他心里一惊,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站到球场边愣愣地注视着王杰希。